读我

Readme.In

"何能久坐"作者及另一篇

去年看到renju_0571坛友转发的一个帖子,叫何能久坐,看了后觉得很惊异,当时搜了相关内容,基本都是转帖,用狗狗的时光隧道也没搜出原作者。今年又想起该帖子,今天重新搜了一下,终于找出原作者:尚南网无住bj。
 
何能久坐一文影响甚广,现在转帖出该作者的另外一篇,从这后一篇可以大致推测何能久坐一文大约写于2000年左右。此兄也做着交易的工作。即使有如此修行的人,面对跳动的价格,有时候还是无法控制各种人的本性。
====================================
 
无住BJ——从骨节声闻到止息
---------2010年12月7日于尚南之友超级群
 
今日,因有大因缘,在尚南之友的QQ群里报告了一点修行中的心得体会。本来这些体会想发表在重新开张的尚南网上,作为十年前发表《何能久坐》的后续报告,但由于因缘成熟,所以提前在群里以聊天的形式报告出来。既然已经讲出来了,过了那个语境,再写文的兴趣就丧失了,因此,只择部分聊天记录稍加修改以成下文,权作一个记录吧。
 
骨节声闻和持身法起
         在静坐修行过程中,随着色身的放松,身体上会有很多表现。色身的放松不是修行的目的,但在修行过程中会出现,而且重要的是,如果心在想着哪里哪里放松,实际那里是放松不了的,当心念真正专注于修法后,色身失去了念头的关注,自然就会自己松弛下来。一旦念头去注意色身了,则又失去了放松。这是原理,下面说几个表现,不一定会人人有,但是比较有代表性。
        内家拳里有说法,精足时候会出现骨节声闻百步。意思是指身稍有动,各骨节就会发出炒豆般的响动,这个声响百步内都可以被听到。这个骨节的响动在静坐中有些人也会碰到,但个人认为原理却不是因为精足。静坐修定到持身法起之前,有人便会出现脊柱骨节的响动。 持身法起是什么呢,是修定到欲界定的一个重要征象,修安般的过程中,当数、随息纯熟后,心无驰荡,凝神寂静后便入欲界定,得此定时,必要持身法起,此时身心自然正直,若有物持身,可久坐而不觉疲倦。
         静坐到持身法起前脊柱出现的这个响动在安静的环境下是声音很大的,虽然不会声闻百步,但会出现一声或者连续的几声咔吧的脆响,身边若有人在一定是可以听到这个响动的。这个响动是哪里发出来的呢?是不同部位的脊椎关节的弹响。
为什么说不是因为精足达到这响动呢?我们要分析一下这种弹响的发生原因 。
    首先应该确定,这种关节弹响不是身体不动状态下出现的,身体不动,骨节是不会有移动的。而且武术中的骨节声闻百步也不是安静的状态出现的,一定是在运动中出现,因为静止状态下骨节不会产生位移,没有位移就不会有弹响。第二呢,为什么脊柱会弹响呢,原因很简单,脊柱位置不正,失去了正常位置。当非正常的位置恢复到正常的位置下,就产生了弹响。
人体盘坐在那里,骨盆和交叉的双腿实际就是一个底座,这也是为什么静坐最好的姿势是盘腿坐的原因。因为盘腿坐,在力学原理上是能形成最稳固的底座,也就是可以用相对最小的肌力,做到支撑身体不倒。
而骨盆以上是靠什么来支撑的呢?只有一个东东,就是脊柱。所以打坐时候要求脊柱一定要竖直,要节节相拄,节节相拄后脊柱实际就成为了一根衣架,而盘着的腿和骨盆则形成了衣架的底座。说到这,大家可能就差不多明白了。为什么静坐到欲界定会出现持身法起呢,就是因为在进入到那个定境后,身体摆放到了最佳的位置,这个位置下,脊柱已经形成了衣架,而肉啊内脏啊什么的都是挂在衣架上,可以达到肌力最小而保证姿势不变。人体只要维持姿势不变,就会有肌力,而只要有肌力存在,就说明没有真正的放松,而只要没真正放松,时间久了就会疲劳,这是客观物质世界的规律决定的。所以当真正脊柱摆正了,就会自然的达到持身法起,自然就会达到久坐而不疲劳。
        回过头来再讨论这个骨节弹响就明白了,实际这个弹响是因为骨节不正了,由于平时姿势的不正确,导致了无法自主的把脊柱摆成衣架,这时候脊柱周围的肌腱和韧带是处于紧张状态的,而弹响的过程实际上就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性复位,是对自己进行关节整复。而这种自我整复是最准确最安全的整复,没有一个骨科大夫能达到这样的准确度,因为大夫不是你自己的身体,他不知道到底能精确到什么程度才是最适合你自己身体的位置。
        再看看这个自我整复的过程吧,因为是在静坐中,除非自己大幅度的动身体,否则都只是微动,微动的情况下就能令平时很难整复的关节产生自动的复位,原因是什么呢?很简单,是因为周边肌群的放松,只有周边肌群放松了,关节才会在很轻微的移动中达到复位的弹响。而这也是正是静坐初步达到安静状态的效果之一。肌肉为什么不能放松呢?是因为精神没有 放松,当一个人的头脑中有很多妄念的时候,想要达到机体的放松是不可能的。关注肌体的意识,正是阻碍肌体真正放松的原因。
        所以无论哪个宗派,起手都是教人除妄念。真正妄念少了,关注身体少了,身体就自然放松了,也可以说,就解脱了色身对自己的障碍啊。 所以不要执着于色身的感受,这是无上秘法,舍此无法解脱身见。只有你越不在乎这个身体,这个身体才会越自然 。
        当然,一个脊柱位置正确的人不会出现这个弹响的,因为本来就是好的衣架嘛,放在那就可以了。弹响是对不正确的调节。
        骨节声闻经历过后,基本上就差不多能到持身法起了,因为那个时候,心已经准备好喽。心准备不好,没有这个弹响,也就不会有持身法起了。
认清反映为哪般
        在继续话题说之前,答复一下集成电路师兄关于“滞有为法”的批评。首先要肯定,集成电路师兄的批评是非常正确的。这些生理的感受绝对不是修行的人所要追求的东西,如果越执着色身的感受,就越不会达到那种感受,原因刚才也说过了。而且这个问题会引发出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修定的窍门和关键了。因为太重要了,所以放在后面说。
        继续话题,色身的感受是修法得力后的自然表现,但如果去着意追求色身的感受,就会适得其反了,反而会离的越来越远。当静坐的时候,你的心念安静到什么程度,色身上就会相应的出现什么反映。我们认清这些反映的目的不是执着于这些反映,恰恰相反,目的是要离开这种反映,去除对色身的执着才是我们的目的之一。
        这也是南老师为什么要写《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的真正原因,那书里写的是怎么练色身么?不是!通篇都是在讲怎么样去除对色身的执着啊。
        仍有对色身的执着,修行就会被色身所困,停留在欲界定的境界无法进步。
 
利根之人的一念忘身
        平常的人会被色身的感受障碍,被障碍住的人就是执着于色身感受了,就无法进步。对这种人,一步一步的通过修持,逐渐去掉色身障碍是非常必要的。
        但是还有一种修行人,根器利,有大定力,这种人可以完全不在乎色身的障碍,直接跨越色身的感受进入到定境中。也就是说色身完全不能对他形成障碍。这时,他在静坐中不需要调整色身了。因为他几个念头中甚至是在一刹那就进入到甚深的禅定,直接把身体忘掉了。只要保持在忘身以上的境界中,他的色身是怎样的,对他根本产生不了影响。
         这种利根器的人不论采取什么姿势都无所谓,他都能进入到忘身的境界,而色身的障碍,对这种人是没有的,真的就是臭皮囊。色身病痛,根本影响不到他的,他一念之间就可以离开色身病痛的感受,而进入禅境享受禅乐。
        河之南师兄提出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但我说,有。懂得方法后很简单,这个要以后讨论。这个涉及到修定的最重要的问题,要留在后面讨论。我还是先继续话题。
        刚才说到利根之人,瞬间就可放下,进入到甚深禅境。这就会引发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可以解释为什么有大德修持很高,却一身病痛。原因只有一个哦,就是这样的人根本不在乎他的色身。在修行中逐步解脱色身障碍的人,因为身体的障碍解除,实际上就是个自我治疗,自我修复的过程,所以身体会非常健康,就象南老师一样。
        而那些可以去除色身障碍,直接进入到忘身以上禅境的人呢,首先他们是活在世间的,物质世界他们不能脱离,脱离的只是心。他们在进入在禅定中,会维持那个境界很长时间,因为要进入到更深的境界嘛,足够长的时间是必要的。在这个长时间的禅境中,他们的色身因为失去了逐步进入境界的有利调节,可能会处于一种不正确的位置中。 比如说这个脊柱,在脊柱真正竖直了,差不多可以进入持身法起了吧,但是有定力的人,他可以越过这个等级,直接跳到更高的境界中。他会一下忘记了身体还处于不良的姿态中。也就是说如果他的脊柱是不正常的,而他又用定力越过了这个不正常的障碍,那么好了。他在定境中呆的时间越长,是不是对色身的损伤越大呢?
        答案一定是肯定的。错误的姿势一定会导致血液流通的不畅,错误的姿势坚持的时间越久,那个淤积就会越严重。日积月累,就是禅病了。因坐禅导致的生理性疾病。
        当然了,真能有一念进入甚深禅定的利根之人,如果他想浪费时间修复色身,完全可以依靠禅定力将色身逐渐修复成健康的状态。一定是会有心解脱身即解脱的,这个和我所说不干扰哦。实际我一直是强调了这点啊,心的解脱是因,身的解脱是附带的产品啊。
        当然,心灵若真得到了解脱,他是不会执着于那个色身疾病的,原因还是因为色身不能成为他的障碍了嘛。到了那种程度,再说一念放下,差不多了,他真的可以一念间超越色身。但我想,没有哪个身体健康的人,愿意明知道错误的姿势会导致疾病,而依然坚持那个错误吧。因为色身健康和修行根本不干扰的,修心的同时完全可以不费力的把身体搞好哦。

        有师兄提出,疾病的导致原因有业力的原因也有大成就者施教育法故意示现病相。在这里呢我只是报告一下修证过程中的体会,业力的问题讨论涉及更重要的问题,不是这样能讨论清楚的。而且我也不反对那个观点哦,我说的只是现在的物质上的东西,这个是包含在业力之中的,承认这个物质影响,并不代表否认那个业力影响啊。还请各位师兄要明白 。不执着的意思包括了即不执着于此,也不执着于彼哦。

何能久坐

在人间按:终于找到了这篇文章,送给那些下决心开始打坐,腿子疼得不得了的初发心朋友们,那些自认为可以双盘一个多小时就了不起的同修(不到两个小时难以发起气机啊),和那些不信佛的有缘人(无缘没发得见此文喔),要知道禅定、打坐绝对是一条让你不得不进入佛门,心服口服的敲门砖。呵呵,不多说了,大家千万不要错过哦~~

何能久坐---一个按南先生书练习打坐的例子

首先声明,我不是佛教徒,因为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做佛教徒,但我相信佛法确是世间的真理。在论坛上看见一位同修的提问,怎样才可以打坐时间很久。这个问题使我回想起自己在十几岁时的经历,愿将这些经历写下,希望希望一个外道的经历对有此类问题的同修有所帮助。噢,对了,请不要介意一个外道将自己列为诸位同修。

由于种种因缘,我从十二岁起开始静坐,但没有老师指导,只是觉得舒服自发的学着和尚的样子打坐。每次打坐的时间都不是很长,坐到半小时至四十分钟双腿便开始不适,因为打坐只是为了图舒服所以我从来不强求自己多坐哪怕一分钟。就这样过了很多年,直到我上高三的时候,偶然看了南先生的著作,我一下就被吸引了,那时侯北京最先上市的是南先生的《金刚经说什么》、《圆觉经略说》和《如何修正佛法》,我一口气读完了这三本书,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穷尽一生要做的事。后来南先生的著作每在京上市一本,我就买一本,我想自己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南先生,但在心中我是将南先生作为启蒙老师来敬仰的。

一提到南先生我就有好多话想说,但这样会跑题,我还是说打坐的事吧。确立了人生目标,我便勤加修行,因为生性懒散,不愿做繁琐的事,所以很喜欢南先生的这首诗:“秋风落叶乱为堆,扫尽还来千百回。一笑罢休闲处坐,任他着地自成灰。”平日基本是按此诗的精神打坐的,不打坐时则念诵六字大明咒。一开始延长打坐时间真是一件痛苦万分的事,想来同修们都比我有经验,我就不形容了。我只记得南先生说修行是大丈夫的事,我吃的这点苦与成就的大德相比算的了什么呢?只有一个字,忍。最先是腿麻,坚持一下就过去了,疼是最难忍受的,双腿的每个关节都痛澈心肺,到后来发展到整个脊柱一节节的疼,我不知道知己盲修瞎练会有什么后果,每次疼的厉害的时候就咬牙坚持,有时候在心里大喊佛菩萨加持,坐到最后经常是疼出一身汗来。那时侯我从来不在腿疼的受不了的时候下座,因为我想如果下座了就说明疼痛战胜了我而不是我战胜了疼痛,连疼痛都战胜不了怎么能战胜生死呢,所以我都是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疼痛后,在一轮疼痛结束新一轮疼痛未开始时下座,这样坚持下来我每次打坐的时间都比前一次时间延长。这样忍耐疼痛有一个好处,就是到后来发现身心竟可分离,疼是疼,不干自己的事,有了病也是同样,身体在病、在不舒服,却和自己不相干,只是自己在看着身体的变化。

后来过了多久我记不清了,身体发生了转变,长时间打坐不再是艰苦的事了,经常是觉得方闭眼,三、四个小时就过去了。那段日子真好,我们大学里有很多练功房,还有大量充裕的时间,我整天除了吃饭和下午上课就是打坐,有时贪图静坐舒适整夜都不回宿舍睡觉,在练功房里独自坐到天亮。

当时有两个在一起锻炼的师兄,其中一个佛学理论很高,见识很多,生性活泼;另一个平日少言寡语但不失幽默。我们三人在同一间屋里静坐,开始两位师兄同出同入,一起上下座。后来有一次我闲谈时说起打坐至少要坐到两小时以上心才能开始安稳,气脉方可发动,但往往大家坐两小时气脉刚刚发动便下坐了,甚至坐不到两小时,身心发生改变的进程会很慢。两位师兄开始发心增加打坐时间。活泼的师兄没坐多久可能就累了,累了就起身出练功房溜达,溜达够了再回来,或者就去干别的事了。寡语的师兄一开始发心就是要一坐三小时以上,每次他打坐前先放个表在面前,腿疼的受不了的时候就睁开眼,摇晃身体,但是就是不把腿散开,直到时间到了才下座。

终于有一天等待的事情发生了。那天我们仨一起静坐,距离四、五米向着不同的方向,我向南,两位师兄并排面向东,活泼的师兄没多久就走了,过了很久,至少三小时以上了,我突然感受到寡语师兄那边发出一股力量向我推进,非常柔和温暖的向我这边扩散。我睁开眼回头向那边望去,平常摇摇晃晃的师兄静静的坐在那里,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圆光。我等着师兄下座,没多久师兄下了座,我对他说恭喜你师兄,功夫有了新的进境。师兄说“我刚才就象坐在一个鸡蛋里一样,有个圆球包裹着身体,非常舒服”。从那以后,这师兄便能轻松的一坐三小时以上了,没多久他脸上的肌肤发生了改变,晶莹涕透,如玉石一般温润。

以上是我小时侯的经历,我自己也明白,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做功夫,和佛法没有关系,我是个只知道练功夫的外道,但我想外道能做到的佛子就应该能做到。希望诸位有这方面问题的同修看了此文能有些许帮助。

何能久坐?唯一忍字可以!

“何能久坐”勘误

谈到禅宗,大家都以为参禅一定要打坐。所谓老僧入定,要眼观鼻,鼻观心,这样才叫参禅,才叫打坐。

但我们从六祖大师的思想教导中,可以了解参禅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当时有位官员,姓薛名简,就曾问过六祖惠能大师:“现在京城参禅的大德们都说,我们要觉悟必须要坐禅习 定,请问大师您有什么高见?”

六祖大师回答说:“道由心悟,岂在坐也。”

这句话非常要紧,我们必须知道,禅不能从坐卧之相去计较。六祖说:“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元是臭骨头,何为立功过?”行住坐卧,搬柴运水,乃至扬眉瞬目,一举一动,哪里一样不是禅的境界?寓禅于行住坐卧的生活之中,才能体悟真正的禅趣!磨砖既不能成镜,枯坐也不能成佛,参禅求道,主要在觉悟真心本性,把握这一点,才能进入禅的世界。


本世纪最大的谎言被揭穿,日本经济“失去20年”实为“创新20年”


公告

网站搬家,以前的很多文章,没有来及导过来。

回头有时间,我会慢慢导入,好东西是不会丢失的。

感谢所有来访者!

«1»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Powered By Z-Blog 2.2 Prism Build 140101

    Copyright readme.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