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何能久坐”勘误

谈到禅宗,大家都以为参禅一定要打坐。所谓老僧入定,要眼观鼻,鼻观心,这样才叫参禅,才叫打坐。

但我们从六祖大师的思想教导中,可以了解参禅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当时有位官员,姓薛名简,就曾问过六祖惠能大师:“现在京城参禅的大德们都说,我们要觉悟必须要坐禅习 定,请问大师您有什么高见?”

六祖大师回答说:“道由心悟,岂在坐也。”

这句话非常要紧,我们必须知道,禅不能从坐卧之相去计较。六祖说:“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元是臭骨头,何为立功过?”行住坐卧,搬柴运水,乃至扬眉瞬目,一举一动,哪里一样不是禅的境界?寓禅于行住坐卧的生活之中,才能体悟真正的禅趣!磨砖既不能成镜,枯坐也不能成佛,参禅求道,主要在觉悟真心本性,把握这一点,才能进入禅的世界。


**************************************************


久坐未必能生禅

十几年前,年少轻狂,初涉互联网,以无住bj为id名,在尚南论坛上刊发了《何能久坐》一文,记录了少年时期的一段静坐经历。彼时,虽醉心静坐,一座十数小时不动,亦为常事,然于禅定次第完全不懂,所幸,年轻体健,又是12岁起开始的童子功,因此,身体并未练出大碍,仅是走了二十年弯路而已。故该文中所述大部打坐方式谬误百出,去科学修习禅定甚远。初习打坐者,若以此为榜样,不明原理,盲目追求长时间打坐,弊病甚多,吃苦受罪绕远路事小,坐出一身禅病,甚至终身陷于邪见,不愿自拔,兹事体大。行此文时,实未曾想到,此文多年来,经过辗转转载,至今仍遗毒未消。非我所愿,实是我过。故今借贵吧宝地,略说禅定,勘误前非,以正视听。又,昨日即起念行文,然不知何故,遭贵吧管理员删帖,本人性情孤僻,本就不喜繁琐,一时间打消了发帖的想法。然今日又看了几个吧里的帖子,尤其是一位60岁的老人盲目摸索,打坐导致腰疼,在他帖中回复者,还有打坐尿血的经历,使我不得不再起发帖之想。恳请管理员慈悲 ,再勿删帖。我说有谬误不当之处,敬请指教。

一、久坐未必能生禅

初修切莫久坐。因由何能久坐起,首篇自是破久坐之谬。学人初习打坐,不通原理,不明次第,眼光尽向打坐时长看。以为坐得越久便是进步,多受“久坐必有禅”之古语影响。然当真是久坐必有禅吗?久坐有的禅,又是何种次第的禅定呢?多数学人并不清楚,也很少有人去探究。诚然,身体静止不动久了,自然会达到某种安静的状态,这也是久坐必有禅的来由,但仅依靠久坐即能入定的,几乎没有一个。会有学人反对说,某某行者一座数小时不动,而无身体疲劳疼痛,难道还未入禅定吗?这就是对禅定次第的了解不够,引发的错误认识。当安静的程度达到禅定中所说的欲界定,就已经可以久坐而不疲了,只要行者能保持在欲界定中不出,坐多久都不会感觉肢体疼痛。而更高级一点的,未到地定初级阶段更是忘身所在,只要不出定,就根本不会觉知到肉身的存在,如此就更谈不上久坐疲劳疼痛了。然而,无论是欲界定,还是未到地定初级,都算不得正定,虽然都冠名以定,但是,距离真实禅定的门槛都还尚远。

根据我三十多年打坐经历看,习打坐者多,至久坐而不疲者甚少。而这部分侥幸进入欲界定的少数人,又大部分不明原理,不解次第,以少为足,迷失在欲界定中数年,甚至终生难再进寸步。因此,并不是坐得久了就自然会得到禅定。当然,很多人打坐不是为了修禅定,那就另当别论了。或有修道家法门者云,道家内丹修法与禅定路不同,若有此说,实不解内丹真意,此处暂放,后续有机会再谈。

初习打坐者,一味追求提高静坐时间,非但不能提高修行的速度,往往相反,不断重复错误的训练,使得错误形成了习惯,在打坐修定的道路上,给自己平添了很多障碍。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行,哪怕每天只走一小步,也是逐渐在接近目标,总是有希望有一天到达目标。然而,如果一开始就误入歧途,那么,所有的努力都是在重复错误,越精进,越是离目标远了。条条大路通罗马的前提是,每条路都指向罗马,南辕北辙,即使地球是圆的,恐怕穷一生之功,也难到达。如果只是事倍功半,无法证得禅定,那还只是小事,做为一种爱好,打坐与其他爱好可以说没有啥本质区别,时光如何消磨,都是一生。但如果因坐姿不正确,用心出问题,久坐出一身禅病来,就得不偿失了,那还不如不坐。坐出病者多矣,身病事小,也就是多受些罪,心病就几乎是无解了。此处莫轻看,也许看帖的您,已处病中,而不自知了。

二、打坐不一定非要双盘

刚才扯远了,接着说盘腿。大家可能都知道一个常识,坐飞机久了,或是垂腿坐久了,容易引发下肢静脉血栓形成。尤其是老年人,更应尽量避免长时间坐着不动。老人长时间打麻将,突然就脑血栓了的病例,并不鲜见。那么,打坐的人,长时间折着腿,甚至有人能把脚板坐青了、坐紫了、坐黑了,是不是就不会形成血栓呢?有没有人因为盘腿过久而导致血栓呢?据我所知,不在少数,尤其是多年精进的老修行。我不能指名道姓妄议他人,那不礼貌,但根据下肢静脉血栓的形成原理来看,盘腿久坐和其他主要原因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效果更甚。

说了这么多双盘的弊病,是反对双盘吗?真的不是,如果你有足够的天赋,这里指的是生理构造,比如,腿足够瘦、腿足够长、柔韧性足够好,或者有足够充足的体功锻炼,比如瑜伽、舞蹈、杂技、武术等柔术,可以支撑你以相对正确的姿势进行双盘,那么,相对短时间内的双盘打坐,对于修定是有一定益处的。这些条件对于普通人来说,极为苛刻了。即使对那些少数人而言,也是很苛刻的。因为双盘能一点不适感都没有,而持续几十分钟的初习者,实在是少之又少。好在初习打坐,一定不能要久坐,因此,条件俱足的人,短时间双盘不会有太大问题。不止是双盘,即使是单盘散盘,如果你的坐姿和静坐时长令你产生痛楚了,那么,这坐姿和时间就不适合你。你靠此修禅定,成功的几率会很小。

疼就不坐吗?是的,疼了,行者就不该再继续坚持了。这说法几乎和所有大德的教诲相左,但是,却是帮你尽早证入禅定的要诀之一。如果学人能够明了禅定的原理和次第,便能很容易的理解为什么。

说了这么多盘腿打坐的弊病,这里不光指的双盘,单盘散盘也都差不多,甚至垂腿平坐也一样有弊病。那么,就不要坐了吗?老王不会开车,可以走着去,可以骑车,坐火车,但他非要推着汽车走,就不智了。您不能双盘就单盘呗,不能单盘就散盘,散盘也不成,您就平坐。如果都觉得累,你干脆躺着也没问题,只要别睡着。最初级的禅定和您什么姿势关系并不大,等您真能纯熟的进出、住于初级的禅定,您再改个高级点姿势,姿势就不再会是您的障碍了。老王死了心了,非要开车去天津,也成,先学车呗,总不能真推着车去吧。好了,老王学车是为了开车去天津,但学车是去天津吗?学车,您就按学车的程序好好练,别老以为学车就是去天津。禅定如天津,双盘如开车,两码事,非要掺和一起搞,只能是推车走了。

以上这些,算我勘误何能久坐还的债。